梦回罗纳河谷

ucloud

不知多少次,我在梦里回到罗纳河谷,回到那个我每天挤公交学法语的小城,回到那片秋日下撒满金色的葡萄园,回到春末时节还戴着“雪帽子”的黛尔德蒙米埃尔山(Dentelles deMontmirail)。在14世纪城堡里学习如何辨识挥发性酸,在发酵罐里和朋友比赛挖酒渣,在拥有90多个品种的试验田里看各种连名字都还没记全的葡萄果,对着相机露出一口最纯正的黑牙,一切都是那么纯真、那么纯粹、那么令人向往…

  

  (图1)

  罗纳河谷是我的第二故乡,在这里我从一个连Grenache都讲不清楚的顶级小白逐渐变成了“为酒而生”的绝命酒痴;从把酒倒洒的冒牌侍酒师逐渐蜕化为法国RVF葡萄酒杂志史上最年轻的酒评人。在这里,我找到了值得奋斗一生的葡萄酒梦想,那是一种最为简单却令人幸福的红色梦想…

  

  (图2)

  

  (图3:Saint-Péray产区)

  还记得刚来到罗纳河谷的时候,我在北边一个只有几万人的Valance小城学语言,对于一个在城市里活了20年的人来说,你很难掩饰在坐公车的路上看到葡萄园后的那种激动。那里的葡萄园和我印象中一马平川的葡萄地大相径庭,一颗一颗脱下绿装的葡萄树毅然耸立在陡峭的半山坡上,好似一个个站在长城顶上的卫兵,左右相连上下同心。后来我明白了,这在我们葡萄酒世界叫作“性感”。

  

  (图4:罗纳河谷每两年一届的大酒展)

  在罗纳河谷的第一个冬天过后,整个产区的酒农都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大家分享他们的喜悦,从1月到4月的这段期间,各大品鉴会如雨后春笋般连番上演,从Hermitage 到Vacqueyras再到Cte-Rotie,只要你愿意,你几乎可以每个周末都带着一口标志性的“黑牙”回家。

  

  (图5:Salondes vins de Tain l'Hermitage)

  我人生中参加的第一次酒展是在大名鼎鼎的Tainl’Hermitage举行的(酒展的名字:Salondes vins de Tain l'Hermitage),初次去的时候我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上百家酒庄几千款酒,花几欧买个门票就全是你的了。品了一天下来,我终于明白一件事情,这个世界上的酒是永远也品不完的,做人要节制…

最令人难忘的是当地的酒农,他们并没有因为我们是学生就置之不理,相反给我们几个带着东方面孔的傻小子一遍又一遍地讲酒精发酵的温度为什么要控制、西拉怎么剪枝… 堪称移动着的课堂,现在回想起来都记忆犹新,在这里我也再次感谢这些质朴的罗纳河谷酒农,感谢你们毫无保留地与我们这些作客他乡的学子分享你们几十年的宝贵经验。

  

  (图6:Suze-la-Rousse法国葡萄酒大学)

  初来Suze-la-Rousse法国葡萄酒大学,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的学校真的就在11世纪的城堡里面,每天上学都得穿过那条废弃的护城河,城墙坚固而厚重,护城河高深而宽大,不知当年有多少金戈铁甲葬身于此。假如哪一天在图书馆学习晚了,我一般都是踩着风火轮飚完这段路的。

后来,我得知享誉华人酒圈的葡萄酒作家林裕森先生也曾在这里读书,这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看似懵懂的选择。在Suze-la-Rousse,我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他们给与了我最大的善意和最真诚的帮助,在一点点进步的同时,我也托他们的福品尝到了人生中第一滴金,第一瓶巴黎之花,第一瓶香贝丹…

  

  (图7)

  在罗纳河谷学习的两年来,我几乎每周都要开车去周边的产区逛逛,慢慢地我通过实地考察发现,罗纳河北部和南部的差距其实非常巨大,当春意浓浓的时候,南部的葡萄已经开始发芽抽枝,而北部的葡萄园却仍然是一片萧条,你几乎是在踏上北边梯田葡萄园的瞬间便立即明白了为什么罗纳河谷北部种植西拉,而到了南部却是歌海娜的天下。因为北部是温和的大陆性气候,需要更多热量来成熟的歌海娜压根就没办法在这里完全成熟。

  

  (图8:教皇城)

  还记得当时有一节课需要在另一个城市授课,而这个城市不是别的,正是大名鼎鼎的教皇城阿维尼翁,更让人兴奋地是,授课地点居然是拥有700年历史的教皇宫,于是我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省了12欧的门票。在教皇宫楼上细长的窗口下,我偶然发现了一小片花园般大小的葡萄园,后来得知那是教皇当年亲自打理的葡萄园,也是整个罗纳河谷唯一在教皇城里种植的葡萄园。

  

  (图10)

  后来,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离开了罗纳河谷,但每年我都要回去一两次,去熟悉的酒吧喝一杯歌海娜混酿,和老朋友去Rasteau的老牌Pizza店来份Quatres fromages 全奶酪匹萨,爬到Ventoux山上感受一下从北边南下的密斯特拉风。当不断变化的自己回到这片几乎一成不变的“圣地”,我能够更加深刻地理解什么是“物是人为”,什么是“恍如隔世”。

其实我经常回去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我希望自己经常回到梦开始的地方,让整个人浸润在纯真、纯粹的葡萄酒世界,静下心来想想自己一直为之奋斗的目的有没有偏离,而后带着满满的幸福和感动重新踏上新的征程…

是罗纳河谷开启了我的葡萄酒大门,也是罗纳河谷教会我勿忘初心,让我在不断进步的过程中懂得何为“知来路…拾归途…”

个人介绍:Alexandre MA 马先辰

上海GrapeA归普葡萄酒与烈酒培训学校高级讲师,波尔多GrapeA归普分校校长,法国RVF葡萄酒杂志酒评人、记者,WSET 4级 Diploma认证,WSET 3级认证讲师,法国国家侍酒师专业文凭

版权归酒播客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酒播客wineboke@163.com获得授权。

1
ucloud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春糖酒店展3.0,将对这些说“不”!

下一篇

产后能喝葡萄酒吗?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